今天是: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邮箱|多点信息报送系统|  信息检索:
  • 李德静:用学术与情怀书写党外知识分子的使命担当

    来源:丽江市委统战部 2018-07-23 17:35:00

      党外知识分子如何为新时代基层统战事业建功作为?一位来自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领域的专家,用自己精湛的学术和无私的情怀给了人们生动的答案。

      论学术、搞研究,她严谨、细微、一丝不苟,是纳西族东巴文化研究领域的知名专家;看成绩、讲贡献,几十年来,她淡泊名利,把全部精力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民族文化保护传承事业,并乐此不疲;谈责任、话担当,这些年,她把扶贫济困当作自己“最大的乐趣”,始终与少数民族同胞血脉相连、并肩同行。她就是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院院长、丽江市党外知识分子与归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会长李德静。

      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

      生在迪庆藏区,长在丽江古城。上世纪60年代,李德静出生在迪庆州德钦县的一个普通纳西族家庭,儿时的她时常随父母辗转于迪庆、丽江两地,从雪域高原到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自幼交织在李德静成长的记忆中。源于儿时这段特殊的经历,幼时起,李德静便接受着藏文化与纳西族传统文化的浓厚熏染。

      1985年,在云南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后,出于对故乡潺潺溪水的难舍与眷恋,李德静放弃了条件更为优越的工作机会,选择的第一份职业是到迪庆州民族师范学校任教,在那里,她奉献了自己5年的青春。勤奋、敬业、踏实、上进……那时,在学校里,她不仅是全校教职工眼中的教学能手,更是师生们心目中的师德标兵,年年评先选优都少不了她。

      如果说李德静的第一份职业和她的出生地有关,那么,此后她所做出的选择,却是源自骨子里对本民族文化的那份执着与认同。1990年至今,14年专注地方志编纂事业,14载潜心专研纳西族东巴文化,始终致力于对东巴文化的抢救、保护、传承与研究,几十年的呕心沥血,不仅成果丰硕、著作等身,还有几件事让李德静兴奋不已:设立“东巴文化志”的建议使《丽江地区志》凸显亮点;以云南史志系统中最年轻中评委的身份,参与并创办完成了丽江第一本《丽江年鉴》编篡等重大社科工作;依托重大课题,将东巴文化研究导入国际合作模式;分批在6个东巴文化保存和传承较好的社区设立“丽江市东巴文化田野保护研究基地”;改善基础设施,成功打造国际东巴文化研究中心;搭建国际平台,加强对外交流;亲历并全过程参与了丽江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和世界记忆遗产工作……。

      在长达28年的社科研究和成果转化应用过程中,为了编篡完成第一本《丽江地区志》和《丽江年鉴》,她曾一度放弃所有节假日,坚持采取封闭办公,把自己关进办公室,这一关就是三年。有时开展课题研究前期经费不足,李德静积攒多年的稿费和社科成果奖励资金很少能够花在自己身上,在早年艰苦的条件下,为节省复印费,有许多资料都是靠手抄。这些年里,每次遇到重大课题攻关和社科难题,冥思苦想,一连几周甚至几个月睡不好觉,忽然一天半夜灵机一动,通宵达旦撰写材料,协调各方攻克难题,使问题迎刃而解。这样的事情,在李德静眼里,早就习以为常。哪怕如此,她也从来没有埋怨过生活。“如果你选择献身社会科学研究事业,就没有权利像普通人一样去享受生活,但你能从中得到常人享受和体会不到的很多乐趣。”这是一直以来李德静所推崇的事业观。

      几十年的课题攻关,还有三件事让李德静倍感欣慰。根据东巴文化学科建设的需要,将《东巴大词典》争取列入了中国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与国家教育部、信息部、云南省民语委合作开展“东巴文国际标准化”课题;通过努力,达成了与美国哈佛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合作开展中国社会科学重大课题“哈佛大学燕京学社馆藏《东巴经》抢救保护研究”。这三大课题的开展,使东巴文化学科建设在过去20多年翻译整理《东巴经》、出版《纳西东巴译注全集》的基础上,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业界对此作出评价:“这是创新探索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个成功模式。”

      这些年,紧随老一辈东巴文化研究领域专家学者的足迹,李德静积极带领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院全院研究人员,始终把致力于为民族文化传薪播火作为‘主旋律’,积极组织课题申报,着力推进课题攻关,大力开展学术交流,对纳西族东巴文化进行有效抢救整理和研究开发利用,先后获得第七届中国图书奖、第五届国家图书奖、云南省第八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云南省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获评云南省首届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先进单位、获得十项丽江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被丽江市委、市政府授予宣传文化工作“突出贡献奖”。2010年,李德静所供职的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院还被国家民委授予“全国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成为全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单位。

      笃守民族情怀 勇担社会责任

      从学者到专家,李德静的职业理念其实很简单,不是靠说,而是靠做,把每件事情做好,积累起来就是大事。

      在连任丽江市政协委员、常委和丽江市党外知识分子与归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会长期间,李德静始终以坚定的政治信念、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锲而不舍的探索专研、积极参政议政的大局观和淡泊名利、乐为人梯的风格,以保障少数民族同胞特殊需要和助力民族地区发展为己任,为基层统战事业倾尽全力。

      这些年,在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院研究员队伍中,李德静是深入基层、下乡时间最多的一名研究员,平均每年有60多天在田野工作。面对东巴文化传承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为了让东巴文化真正成为活着的文化,她从实际出发,在大量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实施了一系列的保护传承项目工程。在她的极力推动下,从2011年开始,分批在6个东巴文化保存和传承较好的社区设立了“丽江市东巴文化田野保护研究基地”;2012年设立了“纸援东巴”项目,以东巴纸支持滇川200多位东巴再造了纳西东巴经典3000余册,使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籍文献活在了纳西人民的生活中;同时还支持东巴文化保存较为完好的古村落常年开办东巴培训班。在李德静的率领下,该院打破了研究机构历来只管到民间收集研究材料,不管民间文化传承保护的做法,充分发挥了研究机构智力支撑的功能,开创了用理论方法指导、争取社会力量支持东巴文化传承的新模式,极大地支持和促进了纳西社区优秀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在此过程中,李德静还积极为偏远山区脱贫攻坚发声、呼吁、呐喊,发挥统战人士联系广泛的优势,努力向政府部门、民间团体、个人等争取了多个水利、交通、助学等项目,为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献计出力。

      东巴文化保存较为完好的村落,大多都地处偏远、位于大山深处,“贫穷落后”成为这些地区共有的代名词。在宁蒗县最偏远的拉伯乡,海拔4000多米的加泽大山将加泽村同外界阻隔开来。经过连续多年对加泽村委会油米村深入开展田野调查,李德静发现,油米村现存的纳西族摩梭文化、自然环境、社会结构、村落历史、文化渊源、发展现状在东部方言区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及时对该村开展古村落保护意义自然不言而喻。在此后几年时间里,千方百计争取项目经费,想方设法帮助加泽村群众架桥铺路修建引水沟渠,李德静心系基层、关注民生的举动,赢得了当地群众的广泛赞许。2013年,加泽村委会纳西族摩梭文化核心区——油米古村落还被列为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在多项文化保护项目和文化扶贫工程的推动下,如今的加泽村群众还真切感受到了文化保护项目给村民们生产生活带来的实惠。这只是这些年,李德静倾力基层统战事业的一件平常事。长期资助傈僳族孤儿完成学业;发动亲友,为贫困山区孩子开展捐资助学;发挥优势,积极争取国外项目援助,为十几名来自贫困山区的纳西族孩子通过接受民族手工艺培训,开辟出了各自精彩别样的人生之路;立足自身统战工作格局和优势,积极为扶贫挂钩联系点群众排忧解难;每年“两会”,至少撰写两件反映基层群众呼声的提案,为少数民族地区群众脱贫致富不遗余力……。“有时候,一个帮助会改变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命运,虽然能力有限,但作为统战大家庭中的一员,服务基层、为群众办事的赤诚与热情是无限的!”这就是新时期民族地区一名党外知识分子用一腔热血铸起的无私情怀。

      除了研究院的工作,最近十年,李德静还担任着丽江市政协、丽江市妇联、丽江市文史委、云南省摄影家协会、云南省妇女理论研究会、丽江市党外知识分子和归国留学人员联谊会等部门机构的社会工作,积极履行社会职责,为丽江社会文化发展献计出力。所提交的《关于制定丽江市民族文化保护发展长期规划的建议》《关于建立东巴文化传承学院的建议》等20多个提案,不仅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有的还获评为优秀提案。

      作为研究院的领导,为了及时设计撰写各项课题申请、完成集体课题研究和办理纷繁复杂的院务,很多时候只能放弃个人研究工作,将个人研究课题一再延后。一想到研究机构不能没有人做谋划未来、制定计划、统领工作、协调联系等统筹服务工作,李德静觉得即使个人成果少一些也没有关系,只要研究院的学科建设能出成果,能为民族文化建设多做贡献,她就倍感欣慰。

      如今,李德静的最大心愿是:带领全院职工充分挖掘和利用东巴文化研究院智力和人才资源,做深研究、做实传承、做新传播、参与利用。在此基础上,尽快争取成立国际东巴文化研究中心和东巴传承学院。

      鉴于多年来李德静为地方统战事业作出的积极贡献,2015年,她被丽江市委、市政府授予“丽江市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殊荣。研究院也在她的率领下,先后被授予“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抢救保护先进集体”“云南省首届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先进单位”“丽江市宣传文化工作突出贡献奖”等荣誉称号。